找回密码
 入世江汉(邀请注册)
返回列表
查看: 134|回复: 5

[西苑] 瑶光宫

[复制链接]

网站运营 策划监管

铜钱
9497 文
谷物
6725 石
纹银
380 两
年龄
0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482 点
武力值
0 点
声望
80 点
◇户籍◇
荆湖路|扬州
◇随侍◇
明月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论坛元老画师拥有商铺已婚配拥有子嗣二代子女演绎之星论坛管理入梦红尘蘧然若梦梦笔生花枕梦行云虔心垒玉庄周梦蝶皇城出入令开戏达人无私奉献江汉好戏搭优孟衣冠梨园泰斗国士无双皎皎河汉女百鬼夜行乙未咩癸巳蛇甲午马岁首福气炯炯有神丙申猴

未结剧目0
场景
场景名称: 瑶光宫
场景介绍: 道观,大长公主赵瑶清修之地,偏僻冷清
备注: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NPC

正七品 仙韶供奉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27 文
谷物
507 石
纹银
10 两
年龄
0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0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未结剧目0
小宫女江篱

【沉寂、疏寥,似乎由来就该与深秋挂上些许关系,院里的那两口大缸久经年岁,剥落大片斑斑驳驳的铜漆,以往瞧不出什么,毕竟晴时有风,阴有时雨,鱼动莲摇生机四处。这会再瞧,缸里水沉叶枯,缸体斑驳,更是再无半点生迹】

【我瞧着缸中残荷出了神,黄叶枯败蜷起,孤零零一叶飘在铜缸里,我举目四顾,高耸的墙,往来有律的侍卫宫人,此时的东宫就像极了那一叶残荷,随着太后薨逝,好似命途已然走到了最末端。旁人道秋日气爽,山高天阔多自在,而我却在这平静晚秋背后嗅到了山雨欲来的杀意,我的目光总不由自主的追随那些侍卫别在腰间的长刀,目不转睛的瞧着剑鞘包裹的刀尖,想着它什么时候会划过谁的脖颈,渐染一地的鲜红。】

【心思里宫闱秘事桩桩件件,反复将我脑中的某根神经扯了又扯,将它绷到了极致。“嘎——”...一声鸦鸣不期而至,声儿不响,却无端惊我一身冷汗,手一抖,手中捏着的一支银簪子便脱了手,簪子无声的入了水,在沉缸死水里泛起几圈涟漪,最后落入缸底,与底下暗自生长的水苔纠缠一处。】

【或许是殿下禁闭的房门与不寝不言的状态,或许是自太后薨逝之后东宫越发紧张的氛围,不管是因为哪一桩哪一件,都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鸦鸣叫破,心防哗啦碎了一地,这些时日的坚守也好,粉饰太平也罢,淌出去之后便再也收不回来了。】

【我心中一慌,胸腔里的心脏好似擂鼓一般咚咚咚的狂跳起来,一口凉气进了肺腑缓不过来,呛的咳了许久,憋红了一双眼。我缓了好一会儿气,才将轻轻颤抖的手指藏进袖中,强自镇定的出了宫门。盘问自是必不可少的,只是一层又一层,无声无息的透露出紧迫感。】

【出了宫门,从宫道一直走,脚下生急,但勉力稳着,起初心中惊惶,不知去处,但好在越走越坚定。我在这皇城之中并不起眼,起初也不过是仙韶院里能唱几首歌儿的小宫女,但我好就好在在这深宫中活了好多年,该知晓的知晓,不该知晓的也多少知道些。我举目无亲,但关系太子,即便稍末之地,也总有去处。】

【我本不该这般冲动,我也许该再从长计议,再仔细思量。我本也不该这般惊惶,毕竟刀剑高悬是我思虑过甚而未见实处。但我的心已经破开一道口子,便如何也归拢不起来了,想想往日天家、太后和小殿下形势如何紧张,如今就有多焦虑,一刻等不得,怕夜惊而起,为时晚矣。】

【匆匆往瑶光宫,瑶光偏僻,宫人无几,与冷宫也没差许多,若非宫中除此再无倚仗...便罢,这大长公主虽闻其人性情刚烈,讲究正统,但她偏居已久,也不知她再有何能力保殿下无虞,但皇城深深,除她,我再无他人可寻。】

【此时天边余晖尽散,夜幕四合,黑色将整个皇城逐步拢起。殿前无人,我未多踌躇,跨门而入,我自跟在殿下身边,便偷偷来过这瑶光宫许多次,维系着小殿下为数不多亲缘温情。瑶光宫从来不曾灯火通明,今夜亦是。我匆匆而来,仓惶推门,带着一身寒凉,惊了一室波澜,薄烟浮动,烛火晃晃。】

【我分明来时还想,大长公主势孤,未必能倚仗,如今见她,却似在浩海抓住了一根浮木,我好似就此看到了希望,当下脚一软,再没有气力去支撑单薄的身躯,往她跟前一跌,摔的膝盖生疼,但也顾不得许多,憋急了的泪,同话语声一起落在沉静的屋子里】

真人,求求您,救救小殿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NPC

天潢贵胄 昌平大长公主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260 文
谷物
577 石
纹银
17 两
年龄
48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3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秋末时降了一点雾,败尽夏日里残留的零星暑气,夜风陡然间有了凛冬的寒意,刮来一阵令人脊骨透凉,那风声越过宫墙,穿过稀疏的枝桠,映入耳中恍惚是缠绵宛转的琴声绮音,凝神时却又漏成息簌萧瑟的寂寂之响,一切繁华绚丽,芳菲艳尽,都成了褪尽色彩的碎片残痕,仿佛生了锈的金盏,长了青苔的玉阶,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瑶光宫的白日黑夜,向来鲜有人声挑起。]

[宫婢蹲在外殿一角煽着炉子,烟香从门窗的罅隙里渗进来,叠加内室里常年不散的药气,沉淀成更深重的苦涩。霜白露重被隔绝在外,目光从太子前几日写下的功课上滑过,玉皇心印经写到第五句句中,久病之人腕软失力,峭厉筋骨里便掺了几分柔韧绵软,它一路向上攀爬,直攀至唇边一抹极浅的笑痕,微微轻软了冷硬面容]

“真人,求求您,救救小殿下。”

[然而这笑意随一阵扑来的疾风转瞬而逝,闻声手腕微震,似被“小殿下”三字骤然一刺,自笔尖落下一小团墨在素纸上晕洇扩散,逐渐将“固蒂深根”一词遮盖住大半,玄冠下缀的宝珠晃着贴上下颌,冷冰冰的触感仿佛在心底也刻下一线锋锐阴寒,我抬眸凝视窗外,见一束枯草与几颗圆滚的石子在月下迎风,执笔的手僵直不动,咬牙道]

你起来

[视线瞥向跪倒在地的江篱,看她腰肢弓成弯曲弧度,身躯不住颤抖,惊恐惶急连带自己持笔的手也颤动不休,便掷了笔于笔搁上,重叠衣袖盖住五指,在暗处紧紧一攥,指甲掐在掌心里,种下一刻的隐痛。而不远处,供奉着的慈航元君玉象被博山炉里燃香烧起的烟藏蔽,隐约露出慈悲的笑。]

究竟发生何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NPC

正七品 仙韶供奉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27 文
谷物
507 石
纹银
10 两
年龄
0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0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未结剧目0
发生何....

【她如此一问,我心中一阵茫然,是呀发生何事?如今的东宫就我看来,就好似一片冰川荒海,面上平静无波,三尺寒冰之下却暗涌诡谲。】

奴婢..奴婢说不清

【那刀锋加着脖颈的冰凉感只是出自于我的臆想推测,这会与她说起,多少是有些突兀而不可信的。但我人已至此,那湖水倒灌耳鼻的紧迫感已然到了最顶峰,我若再回去也只剩下些疑神疑鬼,惶惶不得终日。】

【我只得就地跪坐着理了理思绪,手指将手中的帕子绞了又绞】

自太后仙逝后,东宫看似平静,但形势却越发难了,近日来守卫层层,出入皆得问讯清查,就好似与外头隔绝的一座铁笼子,说是监禁也差不多了...奴婢斗胆,妄言一句当今与小殿下本就…

【本就势同水火,如今太后这靠山倒了,难保陛下不会如何。想到此处,脑中另一事倏忽又记起,火光电石的呼啸而过,将两件事串联了起来。原就虚浮无力的身子无端又颤了颤,我轻咬着唇角,才勉力压下了惊恐,稳住了颤抖的声线】

还有一事奴婢不敢欺瞒真人,前些日子奴婢的主事嬷嬷命奴婢在太子宫中寻一金盒,奴婢原也不知是何物,有何用途…,直到太后仙逝,嬷嬷又来问,我一直寻不得,便敷衍胡诌一句,与她说那金盒不在东宫,太子殿下搁在康寿宫里....没成想当日皇城司的陆大人便带人闯了康寿宫,真人,奴婢见识浅薄,本不该疑神疑鬼,但奴婢日日守在东宫,总觉有大事要发生…还请您出出主意,莫叫小殿下有个…有个...

【有个什么,一时也说不上来,结结巴巴的收了话尾。其中曲折,非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关于那金盒,如今一想必是十分重要之物,难怪嬷嬷以性命相胁,言道若我寻不得便要我以命抵之。我如今暗夜访瑶光,这些话也非轻易就能说出口,左右皆是叛主之举,但我已别无他法,事关小殿下,豁了性命也是无悔的】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NPC

天潢贵胄 昌平大长公主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260 文
谷物
577 石
纹银
17 两
年龄
48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3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自承平元年以来避居瑶光宫,迄今为止,已过一十四年,昔日那些滚荡不止的权欲与繁奢,渴盼与骄泰,似乎皆被长久的岁月禁锢成虚寂与清净,它们在血液里凝固冻结,僵化成一线无欲无为的暗脉。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持,然而无论曾诵过多少经文,抄写过多少道经,都难以抵挡住此时此刻从心间涌出的急怒与怫恚。耳中嗡鸣,眼前发昏,指节迫压成青白的色,有两字遑切着逼至舌尖——]

[金、匮。]

[这世上有着千万种命运,有人卑贱有人矜贵,有人顺遂如意,有人穷困颠沛,然而矜贵也要分三六九等,那万中挑一的最高一等,永远只给一个人享用,而剩下的人,或攫取篡夺,或摈抛摒弃,抑或忍耐,譬如在瑶光与庆寿的两个人,睁目阖眸,生前死后,日夜总有一把利刃悬在心头,不知卧薪尝胆要藏到何年何月。]

[而如今观来,倒是不出所料的短,毕竟这江山到底该由谁来坐,总有人要心虚胆寒。]

你的胆子很大

[唇齿间含着些许森然冷意,压抑住起伏的心绪,目光往下厉厉一扫,隐有掂量斟酌。对背主之人谈忠勇实在可笑,但皇城司探出的鹰犬爪牙将这深宫内催长出的旁枝蔓节尽数斩除,乃至在众多迟滞淤塞的消息里漏出这一丝一毫都显珍贵。]

[或许会是个机会…]

那他们搜到了么?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NPC

正七品 仙韶供奉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27 文
谷物
507 石
纹银
10 两
年龄
0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0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未结剧目0
【她问搜到了么,我轻轻摇了摇头。我将人指去太后宫里,本就是被他们逼的急了胡说的,原以为无论如何他们不敢妄闯庆寿宫,但没想到他们已经到了明抢的地步。】

【“你的胆子很大”,她没有言辞犀利,也没有雷霆震怒,但我确确实实从中读出了森然的凉意。如果是平常时候,这种杀头的大事,我便是烂在心里,也绝不敢主动对人说起,更何况是我并不甚熟悉的大长公主殿下。只是我一想再想,越想越心惊,为了小殿下,就算是赌命,如今也只能赌上一赌了】

【跪正了身姿,俯首叩额,深秋的青石板是冰凉的,寒凉的底气从我的四肢往骨子里窜,久了之后,这血液,这心底,都像坠在冰窖里,没有一丝温暖了。心尖上只惦念着闭门不出的小殿下,只那点余温,也怕存不了多久。】

奴婢知晓有罪,愿以死赎之,只求求真人,想想法子救救小殿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19 02:00 , Processed in 0.296875 second(s), 48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