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入世江汉(邀请注册)
返回列表
查看: 1709|回复: 18

清仁殿

[复制链接]

版务操作 日常管理

铜钱
3055 文
谷物
1980 石
纹银
104 两
年龄
0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2 点
声望
1 点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论坛元老画师二代子女论坛管理入梦红尘蘧然若梦梦笔生花枕梦行云庄周梦蝶歌王乙未咩癸巳蛇甲午马开戏达人江汉好戏搭无私奉献

未结剧目0
清辉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1 21: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场景
场景名称: 清仁殿
场景介绍: 历代太后所居。单檐四角攒尖顶,铜镀金宝顶,黄琉璃瓦,双昂五踩斗栱,梁枋饰龙凤和玺彩画。殿内顶部为盘龙衔珠藻井,地面铺墁金砖。殿中明间设金凤宝座,肃穆大气,恢弘无比。
备注: 武力值650可入
本帖最后由 清辉 于 2016-3-3 21:11 编辑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九五之尊 大宋皇帝

四方游侠 华山论剑

铜钱
1623 文
谷物
2786 石
纹银
29 两
年龄
36 岁
剧目
29 出
魅力值
522 点
武力值
279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凤阙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论坛元老演绎之星【特殊物品】君子如玉皇城出入令大宋皇帝 九五至尊乙未咩癸巳蛇甲午马【技能】音律【武器】明泉剑拥有子嗣

未结剧目3
赵衍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2 19: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承平二年·秋

【御驾回到福宁宫,天色已晚。换了衣裳,有人来报太后身体欠安,遂差了御药院两名医官,前往清仁殿,进步去但见黄帷幔子中影影绰绰,一室弥漫药汤香气,遂隔了一重门槛,只在外躬身下去】

叩问大娘娘安。儿闻听大娘娘身体欠妥,心中焦急不安,张黄、杨德二位医官技术精湛,可请他们为大娘娘号一号脉。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后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374 文
谷物
729 石
纹银
13 两
年龄
57 岁
剧目
1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8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文英 文菱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杜惠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2 22: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上了年纪,好端端的午歇后便觉着身子不太利索。可心里头到底惦念着太子,仍是强撑着起身招了他乳母来,隔着帘帷细细地问了午时起居,末了又叮嘱了遍好生伺候,这才打发她退下。不过几句话的功夫,背后已出了一层虚汗,无力地按了按额梢,嘱咐一声便又昏昏睡过去。]

[混混沌沌不知眯了多久,猛地一惊张开眼,满头发丝都浸了汗,四肢瘫软无力,张了张口,喉头却灼热得有些发堵。外头婢子闻声撩起帘帐,偏首望过去,可眼神发昏,只能看清远处影影绰绰的宫灯。抿了口呈来的蜜水,才哑着嗓子询了声]

什么时辰了?太子可用过膳了?

[听近身伺候的文英一一答了,心口才略舒服些。正要再歇息会儿,外头便有请安跪拜声参差传来,惊得人脑仁生疼。拧紧了眉梢,喉头一动便是一串零碎咳嗽,半晌才徐徐叹道]

官家有心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九五之尊 大宋皇帝

四方游侠 华山论剑

铜钱
1623 文
谷物
2786 石
纹银
29 两
年龄
36 岁
剧目
29 出
魅力值
522 点
武力值
279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凤阙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论坛元老演绎之星【特殊物品】君子如玉皇城出入令大宋皇帝 九五至尊乙未咩癸巳蛇甲午马【技能】音律【武器】明泉剑拥有子嗣

未结剧目3
赵衍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2 23: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示意张、杨二人上前去,那二医官捧着医匣子,伏在地上,获准后方上前,仍是跪下,口道】

臣垂请太后准予号脉。

【那帐中伸出一只手,由太后内侍宫人引着,覆上金绢,二人一先一后,上去搭了脉搏,不多时便似有了结果,龙目淡睨,声温而威】

太后身体如何?

回陛下,太后无大碍,乃是秋寒惊体,外加日夜忧心之故。

【闻言,面色稍霁,待二医官开方退下后,仍是跪着不动,声音却是极恭极温】

近日秋凉,烦请大娘娘保重慈躬。却不知、大娘娘忧心为何?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后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374 文
谷物
729 石
纹银
13 两
年龄
57 岁
剧目
1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8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文英 文菱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杜惠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3 11: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殿中燃着的沉水香一缕重过一缕,逼仄的回绕在床榻帷帐间,兼之灯烛微摇,帘幕上人影憧憧,昏昧瞥去仿佛鬼魅罗刹逼来。又是一阵碎咳,复才缓了气息探腕搁在脉枕上]

[少顷收回手,由文英搀起半倚在凤纹软枕上,旁有婢女执巾帕拭去额上虚汗,肩上亦添了件石青福字纹披风,半眯着浑浊眸子,哑声叹道]

不过妇人之虑,不值一提,若是因此累得官家忧心,倒叫老身无地自容了。

[各宫动静一一传来,如剑悬颈,坐立难安,王氏又非机敏之辈,只能我为阿昱再多打算些。斜目睨向殿外恭敬人影,亦未叫起,又扶榻咳了几声]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九五之尊 大宋皇帝

四方游侠 华山论剑

铜钱
1623 文
谷物
2786 石
纹银
29 两
年龄
36 岁
剧目
29 出
魅力值
522 点
武力值
279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凤阙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论坛元老演绎之星【特殊物品】君子如玉皇城出入令大宋皇帝 九五至尊乙未咩癸巳蛇甲午马【技能】音律【武器】明泉剑拥有子嗣

未结剧目3
赵衍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3 16: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听她如此说,口称一声是,续道】

近日事务繁忙,西夏来使刚刚回返,故不能亲侍汤药,尽孝于大娘娘前,心中总是遗憾。

【稍頓,复】

但总算海内平定,四方皆安,大娘娘亦可高枕无忧也。

【目光视向殿中端坐着的妇人之影,唇角几不可查微微扬起】

太子亦渐至开蒙之龄,再过些时日,便可入资善堂习学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后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374 文
谷物
729 石
纹银
13 两
年龄
57 岁
剧目
1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8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文英 文菱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杜惠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3 18: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自小便养在我身边,本也是有几分疼爱的,可人心呐,说到底都是偏的。如今一瞧他直戳戳跪在外头,气度慑人,偏叫我想起阿易,搭伴长大的两个孩子,死的,怎么就不是他呢?]

[胸口沉甸甸的,又呛出几声低咳,就着服侍连饮几口温水,这才和缓些。身心皆惫,低目凝着锦被上仙人贺寿纹路,长应了声,尾音拖在四围的床帐里,闷闷沉沉]

嗯..国泰民安,海晏河清,这是万民的福祉

[周身发热,脑中混沌,不时突突的锐疼,按了按额正懒怠同他转圜,他就明白白提了心中所想之事。气息一松,话头也软了几分,宽慰道]

太子的事,官家费心了。他年岁也大了,镇日里跟着后宫妇人中终究不好,是该寻个师傅好好教导。

[昏花眼眸往他那处一递,唇边也依稀露了丝笑纹]

近前来坐罢,同老身细细说说。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钱 +5 收起 理由
赵衍 + 5 朕有天命,死不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九五之尊 大宋皇帝

四方游侠 华山论剑

铜钱
1623 文
谷物
2786 石
纹银
29 两
年龄
36 岁
剧目
29 出
魅力值
522 点
武力值
279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凤阙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论坛元老演绎之星【特殊物品】君子如玉皇城出入令大宋皇帝 九五至尊乙未咩癸巳蛇甲午马【技能】音律【武器】明泉剑拥有子嗣

未结剧目3
赵衍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3 19: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恭敬起身,将明黄大麾解了,交给宫人,这便上前坐了,嘴角微微一沉,旋即抬起头来,缓缓道】

我已选了太子右内副率简以谈为伴读,李伯珍为讲官,他素来谨恪有行,通晓经义,定能好好辅佐太子习学。另择了晏和家中几名天资聪颖的子弟,与太子做伴。

届太子出阁,必长以懿德。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后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374 文
谷物
729 石
纹银
13 两
年龄
57 岁
剧目
1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8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文英 文菱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杜惠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3 20: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关太子,纵是头脑昏沉也勉力一一细听。伴读讲官一应皆有人选,乍听来极是妥帖,可再细忖去,却又觉大不妥当。翻覆琢磨片刻,转向帘外头带玉冠的人影,苍老声线迟缓且犹疑]

官家亲选的人,必定才德兼备。李伯珍此人老身也略有耳闻,听说一手字写得极好

[文采德行皆不出众,还是一介布衣出身,若当真着他给太子开蒙,可是要闹满朝笑话。可如今只能以孝字拿捏,到底失了下乘,斟酌着用词]

但阿昱毕竟是太子,李卿,怕是稚嫩了些。

[侧耳欲听他动静,廊下秋风拂落叶的声响却不时撞来,满耳萧萧瑟瑟。心口一苦,到底老了,丁点儿响动都扰得人心烦意乱,我本也不怕什么,只可怜我的阿昱。佯重声长叹口气]

我毕竟老啦,太子的事,还要官家多多操心,那样我才不至无颜去见你爹爹、你兄长。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九五之尊 大宋皇帝

四方游侠 华山论剑

铜钱
1623 文
谷物
2786 石
纹银
29 两
年龄
36 岁
剧目
29 出
魅力值
522 点
武力值
279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凤阙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论坛元老演绎之星【特殊物品】君子如玉皇城出入令大宋皇帝 九五至尊乙未咩癸巳蛇甲午马【技能】音律【武器】明泉剑拥有子嗣

未结剧目3
赵衍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4 16: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微微一笑,淡声道】

大娘娘言之有理,只是旨意已下,不好更改,我再让集英殿拟几个名单上来,届时让他们与李伯珍一并讲学。

【三言两语,话中之意却是不容置喙了,站起身来,再作一礼】

太子的事,大娘娘不必忧虑,若爹爹兄长在世,定是期望大娘娘欢颐天年,安享儿臣治下的江山。

【缓缓一语落地,唇畔薄牵笑意,目光与帐中人影相对,良久方续】

儿便先行告退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钱 +5 收起 理由
杜惠 + 5 明天就是你的死期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后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374 文
谷物
729 石
纹银
13 两
年龄
57 岁
剧目
1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8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文英 文菱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杜惠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4 20:4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杜惠 于 2016-2-4 20:43 编辑

[本想不过多费几句话而已,他总不好忤逆我这个嫡母的意思,可不料他一语旨意已下竟是全无转寰余地。心弦重重一提,诧然望向帘幕外他颀长身影,分明时常见的轮廓,昏花视线里却又颇觉陌生。眉眼一肃,唇角重重抿起,压低声线极为不悦]

皇上、

[斥责还未说出口,他又添了句“安享儿臣治下的江山”云云,一时如有惊雷在耳边炸开,他的江山...气血逆涌,手脚发抖,喉头更是哽住满腹郁气。手指颤巍巍地指向他,双目发红]

你,你...

[死盯住他,仿佛透过帘幕看到了他脸上志得意满的神色。怒气一冲,先前的头疼燥热齐齐涌来,整个人伏在锦被上连声咳嗽,似是要将心肺都咳出来,好不易提起丝气力将帘帐一扯,外头却已是人影空空。登时头目昏眩,喉中溢血,文英忙呈上药盏劝谏,却一时甚么也听不清了,怒不可遏地拿起瓷盏狠狠一掷,“嘭”一声碎响]

孽障!

-结束-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钱 +5 谷物 +5 纹银 +2 收起 理由
梅长歆 + 5 + 5 + 2 抚胸】保重凤体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NPC

天潢贵胄 昌平大长公主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260 文
谷物
577 石
纹银
17 两
年龄
48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3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赵瑶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17 21: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建元八年·冬

【朔风杂雪,不时将肩舆锦帷牵开一线缝隙,迎面泄入的寒凉夹着零星鹅絮,扑在颊畔,一瞬即融成水珠,贴着肌理,悄然滑进素白衣领下。却似未感分毫,双眸轻阖,眉色淡远,未施粉黛的脸微扬,与端直的坐姿一道宣示与生自成的威仪与倨傲,然而苍白容色和浮肿的眼尾,却终将心中凄怆泄出几分。】

【落琼无声,竟夜的功夫将十方天地妆裹成茫莽一色,宫道两旁的峻桷层榱之上,琉璃彩瓦白皑尽覆,楼台如玉,银辉相连,便如同,天也要来应和人间光景。——是丁酉朔,天子丧,天下素缟。】

【睫羽轻悠一颤,缓缓现出空濛瞳子,拨开帷幔,目光寥寥巡着帘外雪漫遥天,询道】

到哪里了?

“回公主,刚过了福宁门。”

停罢,剩下的路,咱们走过去。

【提着裙摆拾阶履地,熨过手炉的掌心蓦地贴上云芾冰凉的腕袖,突兀而又对比分明,激得灵台澄明清净,仿佛这才是此间应存的温度,而方才汲取来的暖意,都是假的。】

【时辰尚早,宫道上疏落两行足印,又被乱撒的银屑盖过一层,仓促消失在去往昇平楼的方向,不知是哪里的宫人先前所留。步下一转,绕过福宁宫苑墙,清仁殿的宏博轮廓便映入眼中,举目而望,好似整张灰白天幕便是由那峥嵘苍挺的屋脊撑起来的,可这大宋的天哪,已经塌了……】

【立在殿前沉声一叹,太息结成一片澹薄白雾,白云苍狗地勾勒着尘世无常,只是给涑涑的风一吹,须臾也便散了。】

通禀太后,便说,昌平求见。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后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374 文
谷物
729 石
纹银
13 两
年龄
57 岁
剧目
1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8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文英 文菱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杜惠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2-18 15: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窗纸渐渐透了白,光线由远及近的移过来,一一映照出早已燃尽的香炉夜烛,再漫及素色的床帐上,透出半倚的人影。一夜未眠,泪也淌干了,双眼涩肿已昏花得看不清人影,手轻轻搭在怀中阿昱的背脊上,轻叹一声,不及防又红了眼圈】

【如今虎狼环饲,阿昱又不过一介稚儿,我这个老妇人,也不得不撑起大宋太后的持重威严,护着他的江山、也护着他。只是,茂恒到底是我的儿啊,苦意从舌根涌上来,霸住口鼻肢骸。慢阖住双目,心如刀绞。】

太后,昌平大长公主求见,已在外头候着了。

【静默片刻,方才微动了动。外头文英见势便撩起帘帐,一应服侍的婢子躬身静立两侧,素衣乌髻,鬓边都簪着白绢花。心中愈痛,也无暇打理面容,换上外衣便由文英搀往外间】

【坐在椅上,四肢都僵得已不知疼,双肩耷在层重衣衫里,双目肿胀无神,形容枯槁,心中空荡荡的。及见人影晃来,方微张了张眼眸。轻忽一声】

你来啦。

【手中被奉上一盏热茶汤,水雾渺渺,拢了又散。须臾,抬目凝睇向她,神色已趋平和,依着往素语调缓声】

坐罢

【依稀猜着她为何而来,兄长驾崩、幼弟继位,一夕间改天换地,如何不叫人胆战心惊。更何况,我这里还护着一个。侧了侧颊,目光放软,似乎能透过重重屏风帘幕,瞧见正在酣睡的阿昱。】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NPC

天潢贵胄 昌平大长公主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260 文
谷物
577 石
纹银
17 两
年龄
48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3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赵瑶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3-30 13: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是囿于心境,便觉得偌大清仁殿也阴仄仄地,出檐遮了天光,也淡化了殿里合该明艳富丽的色彩,只有穿在宫人身上耀目的白,刺得眼生疼。博山炉里凤髓将将燃尽,余烟合着化雪的水气,沉郁地滞在空气里,呛得人喉间一紧。敛衽行礼,起身时抬眼望她】

阿嫂……

【喉间一哽,深吸口气,久久找不回原来声调。我恍然忆起那年,她同兄长大婚不久,适逢七夕,明德皇后便将宫宴交由她来操持,晴好夏夜,上苑花香穆穆,她携领一众宗亲女眷拜月乞巧,我那时亦不过金簪豆蔻的年岁,席间看她穿针引线的虔诚模样,真真的眉目婉和,端丽无方。直到之后的很多年,她在我心中,都是那一瞥而来的从容仪度。】

【到如今花事已了,人亦伶仃,眼前这憔悴妇人,又是谁呵……睫羽覆着眼底哀戚,眉心微蹙须臾,终是平稳了声线。】

阿嫂,昌平此来,是有一事不明。

【廊下忽地旋起一阵风,雪糁子扑扑敲着窗纸,像是有什么未名之物亟欲破窗而入一般。】

先皇有子,如今便在这清仁殿中,何以朝堂之上,却由得楚王继踵?

评分

参与人数 1纹银 +2 收起 理由
赵衍 + 2 朕天命所归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后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1374 文
谷物
729 石
纹银
13 两
年龄
57 岁
剧目
1 出
魅力值
5 点
武力值
8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随侍◇
文英 文菱

拥有户籍大宋 皇亲

未结剧目0
杜惠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6-10-14 22: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寒冬惨淡天光缓从外间延来,悠缓轻渗,似愁绪浓成的一泊稠雾,袅绕铺陈金玉紫檀、琳琅珠帘,富贵荣华的棱角被素寡逼去峥嵘,满肩威仪也抽去精气神,天宫仙阙愁云不散,沉甸甸、乌压压的一片昏雾惨蒙。人也变得爱走神,昔年的精明睿智仿佛一瞬没了踪迹,双肩偻垮,眼瞳覆上几缕浊色,举目来是两剪空沉]

[半晌才似枯枝被轻风惊动般,扑簌微僵的肢节,偏过半丝倦怠眸色。提手轻捏眉心,续颓然耷臂,平举双目空凝前方,目中虚影泛洒薄光似瘴,以迟重语调缓叙]

阿昱一介稚子

[时至如今也只能沿着未尽的前路踏下余步,然殿中满目冷烟残香,孤影瑟息,颓痛心弦间便再添一笔浓郁燥意。言及前事,真正由满腹杂绪中醒神,将护养得宜的手腕攒紧,眸色渐深,与眼尾微褶细纹糅成重缕阴冷讳莫,压在前隅,微卷的空气似也被击溃成碎片,连同利刃般的讽声肃肃削过身畔]

自然难担这家国重任,他是茂恒的亲弟,缴清逆匪于国有功,又有遗命在手...

[齿间咬出的字句激满口涩意,满腹郁懑如钝刀割过肚肠,沉重压垮虚势骨架。茂恒卧病日久,赵衍便生了二心,竟敢于茂恒柩前窃国称帝,若非我当机立断认下这桩,他又急需“太后”为其正名,恐阿昱此刻已随他父皇去了罢]

[泪意上逼,却转睇向昌平,鬓边卷云银簪流过冰凉的利光,昏目逼人,以重振的旗鼓慨然出声]

你也不必担忧,有我在,大宋礼制正统不会乱。阿昱已被册为太子,日后也必会是大宋天子。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子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261 文
谷物
276 石
纹银
12 两
年龄
15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0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未结剧目1
——承平十五年——

[承平十五年的秋似乎比往年来的更早,红墙围下莫不过方寸山河,入目是六合萧索,草木炎凉,难见长秋阁外的藤蔓不知何年何月攀上了绕廊的高柱,若非是在宫中,仔细观瞧免不得要琢磨出些生机与意趣,却甫一转念,那培土之人业已涉川而去往生极乐,思及此,心绪蓦然一紧。]

[想来我在皇奶奶宫中渡过的年月比在东宫还要更长一些,过往岁月无知无惧,幼时总以为自己足以仰仗的是大宋皇太子这个看似显赫的身份,日益年长方才揣测出其中诸多纠葛,年月蹉跎打马而过,恍然时至今日,万物倾颓,说来可笑,唯一傍身的仍只这浮云虚名。]

[寿康宫内的一桌一椅仍是原本的样子,下人未经允许不敢轻易挪动这些老物件儿,睹物思人莫不过如此。]

[素服举哀,身后传来脚步声仓促,伴着远处隐约的喧闹,我打窗前回身,是文亭来了,他过来将我面前的窗扉掩上,还顺手搭了件儿厚实的披风给我,似是有话要说,看着我的眼睛终究没能开口]

外头何事喧闹。

[我问,文亭只好悄声答]

“是……是皇城司的陆定权陆大人。”

[皇城司,左右不过鹰犬之徒,陆定权亦从不曾受过太后的恩惠。]

“说是过来……搜宫。”

[文亭这“搜宫”二字嗫嚅许久才脱口而出,几不可闻,我聆言夺门而出,再顾不得什么宫规仪度,远远就见寿康宫门前乌泱泱一众,个顶个的面目可憎。文亭没来得及拉住我,我就这样挡在了陆定权跟前儿。]

陆定权你敢!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正五品 提举皇城司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118 文
谷物
1040 石
纹银
140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5 出
魅力值
23 点
武力值
11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入梦红尘虔心垒玉大宋 官员

未结剧目0
[昨夜西风微澜,凋敝庭院深深,枯荣本寻常,只是如今添了寿康宫那一抹白,萧目似允了悲,一睁一闭,是障眼下的风雨欲来,丝毫不逊侵骨寒凉,掀风扶摇而上,聚森森杀机萦绕寰宇]

[我奉旨踏入寿康宫,立足于宫前廊下,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严丝合缝地融不进一束耀眼的光,阖成了张大幕灭顶般压来,耳边是呼啸的风,刮得白幡猎猎作响,像是未走的迟暮老者挣着最后一份力,向来犯者发出威势警告]

[生前便是阻路之梗,死后还妄图纠缠不休,难道看不见天子积威下,你要庇护的东宫早就气数已尽,日暮穷途]

[众人随我鱼贯而入,披坚执锐站成一排,顿时让仍在吊唁中的宫人噤若寒蝉,皇城司表天子意,待我说明来意,或惊惶或愤懑的表情一一浮众,有胆大的欲上前斥问,被我淡淡一撇,说出的话寒意不敛]

本官奉旨前来搜宫,若有阻挡,别怪我刀下无情

[春水刀尚未亮出,却先迎来了一声惊怒,对于其抛来的疾言厉色坦然承之,弯腰行礼规矩做全,喊了声“参见殿下”才又面不改色道]

臣奉陛下旨意,知道殿下与太后舐犊情深,唯恐伤郁不察被有人心趁机作乱,遂奉命搜宫,以保殿下安危,还请殿下体察,万莫推辞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潢贵胄 皇太子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铜钱
261 文
谷物
276 石
纹银
12 两
年龄
15 岁
剧目
0 出
魅力值
10 点
武力值
10 点
声望
0 点
未结剧目1
[经年待人接物,我极少如今日这般疾言厉色,遑论跟前儿站的还是身量远高于我的提举皇城司。陆定权跟了三叔许多年,这却是我头一回离他这么近,那张我原以为青面獠牙的可怖嘴脸,现下看来同普通人也没什么差别。]

[皇奶奶尝道我这温软的性子八分承了我那早逝的父皇,而今连皇奶奶都走了,独木难支,到底难成气候,但若是连她的身后尊严都护不住,才算白费了她这许多年的教养。]

陆大人免礼。

[假模假势的循规蹈矩,心照不宣,聆他一番言辞恳切,若非知其秉性,恐要信他此番来意当真是要护我周全,而今皇奶奶新丧未过,那厢未免太过欺人太甚。]

今上慈悲,赵昱感念非常,改日必定亲自面上谢恩。只这庆寿宫上下,如陆大人所见,无非都是些生前在太后跟前儿服侍的仆婢妇孺,陆大人此番来势汹汹,若叫明眼人误会成所言那“有心之人”,倒是辜负了皇叔的一番好意。

[寸步不移,分毫不让。]

宫外加派驻守,赵昱别无多言,然只本宫在这一日,你陆定权就别妄想踏入清仁殿一步。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正五品 提举皇城司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118 文
谷物
1040 石
纹银
140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5 出
魅力值
23 点
武力值
11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入梦红尘虔心垒玉大宋 官员

未结剧目0
[我掀目正瞧了一眼,十五岁的少年身量已是挺拔,即便背后敏感又特殊的身份压着,做为东宫太子的脊梁骨在任何情况下依旧笔直轩昂,倒与那风流多情的先帝肖似无多,只是雏鸟羽翼未丰即要面对大风大浪,未免有点以卵投石,蜉蝣撼树]

[当下从他凛然不惧的言行里琢一品味,拣去冠冕堂皇的陈辞滥调,便只剩了令人发笑的不自量力,便真泄出了一声笑,极短,却意长]

臣携皇命而来,端的是陛下一颗亲侄之心,怎到殿下嘴里,就成了“来势汹汹”“试图妄想”的恶劣之徒,再者他人如何看,又怎及殿下自己心思拿捏,如此鲜明的划分界线,殿下就不怕寒了陛下的心?

[循循善诱的话从向来行事利落的嘴里道出也像结了寒峭的霜,渐渐凝成了冰,随脚步逼近,冰刃无声自足尖抵进,缓缓围拢住那一身素缟的单薄少年,与他面对面贴近,突然放低放沉了音]

何况这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殿下就算承太子之位,也难逃一个“臣”字,当真要违天子命?何不受了这番恩,也好让太后九泉之下走得安心些

[有些话,皇帝不方便说,只能假他人之口,让这护了许久的牛犊早些认清立场,不该有的心思趁早掐灭,欲展的翅该折也要折,别让不切实际的念想冲动了头脑,真走上叔侄逼反的路,这也算是陛下看在先帝与太后的面及这些年的情义上,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19 01:58 , Processed in 0.343750 second(s), 75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