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入世江汉(邀请注册)
查看: 297|回复: 33

[玄幻迷影] |灯盏花素滴丸|——原创

[复制链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云尘 发表于 承平年间 2018-8-27 10: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云尘 于 2018-8-27 14:01 编辑

剧目名称:灯盏花素滴丸
参与人员:云尘 蔺无余
剧中角色:云尘饰南槐梦(任清远) 蔺无余饰占衔疏
剧目类型:原创
剧情简介:心脑血管都受伤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19: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尘 于 2019-1-10 20:36 编辑

【第一幕】

=南槐梦=

仙花旖旎春如锦,多情细雨误痴人。不曾执伞,孤立山道边。任由细雨湿衣,痕迹深浅。指尖抚过一簇盛开的梨花,望着花枝摇曳的虚影,微微地笑叹道: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这是一个岔路口,路引却因着“年久失修”倒伏在地,如此就分辨不出前往紫冥渊殿当走哪条路。今日是紫冥渊殿殿主之女秋惜心与青霄阁少主单君行的大喜之日,紫冥渊殿破例开放,容留江湖人士前往观礼。

紫冥渊殿乃是帝武界域四大势力之一,纵横一方。青霄阁实力虽未曾位列前四,却亦有搅动风云之能。更因为立阁险地,又处于紫冥渊殿与琅嬛仙府两大霸主之间,而成为两家拉拢的对象。最后到底是紫冥渊殿花下血本,以联姻终结了这场争夺。

时间已经要迟了,却也终于在这路口等到了要等的人。便主动迎了上去,拱手以礼,客气问道:

“阁下可也是要前往紫冥渊殿?此处路引损毁,在下寻不得方向,不知可否随行?”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疏

        白布沁染,随掌抹过刃上血红扬尘而去,不带一丝污秽。占衔疏握着冷芒,眸中映着气绝不久的人影,嗤着温和的笑意,将剑还与鞘中,一身白衣纤尘翩然而离。
          泛秋多雨,山瑛烂漫,清晨还下了片刻小雨,现在晴了几分倒是最适合杀人了。就像刚才,他不过是问了个路,就将人送了黄泉,无怨无尤。可谁叫他是个人呢?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人呀,只要他占衔疏兴致到了,哪能活下去的道理?
          紫冥渊殿没事就喜欢搞这些东西,路远不说还不好走,这是他第三次遇见迷路的人了,结果不言而喻,这一耽搁雨又来了,早知道他应该捡把伞,也不用斩了一朵荷叶撑着,好过全身湿了。

         啧,这雨真无情呐,就像自己一样。

        眸光略过绵雨,远远就瞧见人影徘徊。随着脚步拉近距离,一抹触目惊心压在心里,笑的越发温柔,温润如玉。

        “你怎知我去紫冥渊殿呢?嗯~”
      
        太过相似的人,他真的会忍不住销毁啊,那个人。。。。可是在自己怀中死去,世间谁还能及他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0: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槐梦=

我是个没有记忆的人,这条性命是魂庭的主人从九泉之下赎回来的,我余生便要为他卖命。占衔疏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而我有一张让占衔疏旧情难忘的脸,这便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眼前人青荷白衣,温文尔雅,好一段天然风流。恍若不知他心中所思,被他问得愣住,面颊微红,轻咳一声,垂了眉眼道:

“今日乃紫冥渊殿与青霄阁正式联姻之日,此等江湖盛事,数十年难得一见,所以想着阁下也是前往观礼之人。”

说着不好意思地又拱了拱手道:

“唐突了阁下很是抱歉,时间不早,我……我还是随便选一条路走吧。”

言罢仍低着头,看似听天随缘,却踏上了前往紫冥渊殿的正确之途。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疏
            真是没心,自己淋着雨也不借着搭把伞,吾该说是愚蠢好呢?还是有意为之呢?何况这样问路百分之百没人会理你啊~。占衔疏眸光看着人脸红絮絮叨叨说明原由,也不语,直看了那“年久失修”的引路牌心中啧啧的两声,逗趣道:紫冥渊殿那班人是没有管后勤的吧?
       跟着那人身后,不紧不慢,对于常年漂泊的人来说,这条路通向哪里他岂会不知?而且,偶尔与紫冥渊殿合作,这“办事”的效率可不是一般的快,虽然他喜欢,但注定路不同,不过,你有意无意踏上这条,又带着这样的面容,要我怎么待你好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0: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槐梦=

不想错过良辰吉时,行得步履匆匆,却还是忍不住转头偷看那在身后不远不近地跟从着的人两眼。然而又怕被占衔疏发现,所以但凡青荷上那晶莹的积水一颤,水珠儿一滚,就猛地将头正回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微微勾了勾嘴角,心中知道占衔疏一定会发觉,他不发觉,这戏岂不是白做了?

走了一阵,雨似有要停的意思,却不想是酝酿着另一场大雨。山风一吹,就噼里啪啦地倾盆而下,瞬间结成流瀑。

这可真是……

心中有了计较,一路小跑到道旁的一株古树下。虽然这里也淅淅沥沥的往下漏雨,好歹不至于被浇淋个彻底。便一脸哭笑不得地看着远山浓云,寄望雨快点停下来,口中嘀咕着:

“看来我的运气,真是很不好……”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本帖最后由 蔺无余 于 2019-1-10 20:20 编辑

占衔疏
        雨落的更大了,仿佛接起命运的轨道,似曾相识的一幕隔着多年后的今天,叫人忍不住揭开心底的故事。
        过于相似的容貌,闲来自熟的嗓音,连回头偷窥的样子,姿态动容间与死在心中的人逐渐重合。啧,真是有趣呀~
         生性多疑又心狠手辣的他,多年前觊觎那个叫任清远身上的瑰宝,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无懈可击的好人,谱写自开始就是骗局故事。唔,但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他可真有些忘了呢。
         占衔疏看着人跑向古树下,又抬头望向天际,伸手任由雨露滴落掌心,再从指缝划过。
           “怎会?你的运气很好呢”呢喃入了风,不知说与谁听,占衔疏将青荷化作一柄紫竹骨的红伞,信步渡在那人下。
           “你说良辰吉日为何会下雨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0: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槐梦=

雨打梧桐,落叶结成阵。水汽从地面腾起细雾,如云缥缈间,万物的色彩都从中褪去。占衔疏掌中赤红,仿佛是天地间唯一的颜色。

浓妍到不详,却有致命的吸引。若是那一身白衣,也染上赤色,怕会更动人吧。

心有所思,神情却迷茫,被占衔疏一问,更是呆愣在场,沉吟了半天才道:

“唔……贵……贵人出行,必有风雨相随?”

好像和良辰吉日说得完全是两码事。心虚地走到伞下,和占衔疏共伞并肩而行,又道:

“……嗯……成亲好像都是这么说的。”

走出了一段路,才猛地一震,停下脚步,问道:

“且慢,这是去紫冥渊殿的路吧?”

因为占衔疏从未说过他是要前往紫冥渊殿。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疏
        古怪一笑,直言不讳。
“贵人你我?风雨送行?这话可有不祥之意,小心祸从口出呢”。不经觉的将伞倾泻他那方,看似不让人淋到雨水,却准备随时就可将人斩杀。
          作为一个合格的坏人,敏嗅的直觉,一直是不被他人有机可乘的武器。何况越接近目的,风中传来的味道真是醉的惹人心痒啊。
          与人平着步调,歪头似被他的话有些无奈:“你呀,真是。。。黄道吉日都是算好的,就算不是晴天大好,也不会是阴雨绵绵。咦,原来我没说过去紫冥渊殿呀,哎呀,那就当你走错路,吾送你一程,就当做。。。。缘分吧”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0: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槐梦=

“唔……无论去往哪里,都感谢阁下以伞相送。”

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努了努嘴,有点委屈地低下头,作一副受教的礼貌乖巧样。见清澈凉爽的雨水顺着伞沿泻下,犹如瀑布细流,心中觉得可爱便不由抬手去碰触。

宽大的袍袖逶迤滑下,露出半截小臂,水一路淌过,又在手肘处滑落,很是趣味,脸上不由露出浅淡笑容。却也是在这时意识到,伞是向自己倾泻的。

“这……阁下切莫因为我淋湿了自己。”

便用着这只沾染盈盈水光的手将伞柄扶正,复又装作无意识地向占衔疏那边推了推。如此又行了一段路程,绕过山崖,赫然得见紫冥渊殿的巍峨殿宇,喜不自胜道:

“是紫冥渊殿!”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疏
            被他委屈乖巧的神情缓了心神,连伞倾回的瞬间,也未下意识动手除去人,一路顾做恍惚迷糊的来到紫冥渊殿。
            用实力与手段打造名声大噪的江湖组织与占衔疏自然不一样,坐落在峰巅的堡垒如权利象征般的高高在上,要不是今日观礼,他还真不愿来这个地方。
           占衔疏喜欢斡旋游走各方势力之间,为了自身利益,投诚,尽忠屈下身骨的事自然没得少,然每一次的“功成身退”时,都让他自我感觉的想到:人,果然是为自己才是最好。可就算他是一个狡猾的反骨崽,江湖道上有知道占衔疏作风的,依然也有不少的合作,结果不谈也罢。
           优秀的猎者与捕猎者来往之间怎会有鲜血呢?哈。但众多人里, 任清远是最奇特的一个吧。什么都由着自己,像一个被宠的孩子,担心,关怀这个觊觎他丹溪心法的蠢人。
            占衔疏停下思考,由着人走,脸皮厚的一副不赶人就跟着的样子进了目的地,习惯孤静的他看着满是热闹的场景,微邹眉瞬间抚平转到主台。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0: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幕】

=南槐梦=

久居魂庭之中,向不喜与人亲近。听主人所言,吾魂魄有伤,余生皆寡淡,再无凡人七情六欲之念。他说这话的时候略笑着,只道:“多情总被无情恼,你且记得对我的忠心便罢了。”

如今与占衔疏离得这般近,雨气虽冷,他身上却温热,不知为何倒也不觉得厌恶。也是,要欺骗别人,岂不是要先骗过自己。

紫冥渊殿大门四敞大开,一路畅行无阻,来到重华宫前。雨犹未有停的意思,四周廊檐下站满了前来观礼的江湖人士,三两成群地谈笑。

眼瞅着吉时将到,忽闻一声震天锣响,众人顿时噤声。远处安置锣鼓的高台之上,隐约见得有人弯弓搭箭,一箭朝天而出,烈焰张天,星火如雨,在一片惊呼声中,竟将蔽日浓云蒸发殆尽,但见碧空如洗,骄阳灿烂。

“哇……”

也跟着赞叹出声,眼含光彩。再看宫前广场之上,张灯结彩幻化出一片大红喜色,中间红毯直铺到重华宫门前,两侧则是一排排酒席宴桌,桌上琳琅满目,茶点齐备。又闻洪亮之音,穿空而来:“各位宾客请自行落座,以待吉时。”

“快,要找一个靠前的地方才看得清楚。”

故意一把拉过占衔疏的手,兴致盎然地往前赶,等到了桌前又装作刚反应过来的样子,忙着将手松开,红了脸去,轻咳道:

“抱歉……是我唐突了,忘了问阁下是否愿意和我坐在一起。”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疏
           被人拉着一路绕道主台,对明显知道宴无好宴的占衔疏来说,那一瞬间他心中抵定这个相似的冒牌,是用来迷惑引诱的棋子。弥散刚才的不可多得的利益,于是待人放松后,虽摆着笑,话道多了疏离。
           “你都拉我过来了~却还未曾说过你叫什么呢。这要我占衔疏怎么接受你的唐突呀”
            慢条斯理,字字吞吐,占衔疏缓缓坐下,不沾酒水吃食,迷漫幽幽盯着开往众人。不过他们到的时间正比吉时早那么一丁点,须臾表看见司仪唱礼,新人入场,缓步走向主台。 霎时席上热闹高喝越大,掌声雷鸣,眼神聚集新婚人之上。
       占衔疏心情更是不好了,侧眸端着身边人,眼神略过主台方向的两人。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0: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尘 于 2019-1-10 20:57 编辑

=南槐梦=

面上只当因自作主张而惹了占衔疏不快,忙拱手赔礼道:

“阁下这么一说,我就更不好意思了。在下南槐梦……”

本想再亲近两句,可见他笑得疏离,似一缕飘渺的山岚,便也讪讪然把话按下了,垂眼掩去几分落寞。好在落座不久,婚宴就正式开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是冲天的喜气。

紫冥渊殿殿主秋灵运共青霄阁阁主单乐贤盛装现身,端坐华椅,笑望着新人缓步走近。接下来难免两方要有一段永修共好,同气连枝的冠冕话。然后才是新人拜天地,结情盟,饮交杯酒。

目不转睛地看着,因着别人的欢喜,被感染出温柔的笑意,像暂时忘了刚才与占衔疏的尴尬,又与他说道:

“这两家结好,免去多少刀兵之患,对于两地的百姓,也是喜事一桩。”

如此又有的没的地和他闲聊了起来。酒宴既开,歌舞便起,到处欢声笑语。见占衔疏并未动筷,也不好去劝,只当全心全意在观赏表演上,未曾留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上座的秋灵运轻轻击掌,却压得人声一筹。原是紫冥渊殿新得了一名技艺绝佳的胡琴乐师,此番要为来宾献奏。

好戏来了。心念一动,不管怎样,能结束这吵人的喜宴都是好的。忽闻琴音一响,来自天上,确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的绝响,惹得人如痴如醉。抬眼望去,竟只闻其音不见其人。

待又奏了一个小节,才有着白衣的一人,从飘来的云气中翩然落在台前,姿态很是高雅。

白衣映血,果然趣味啊。如是想着,在此曲的第一段极好处,就见了此宴上的第一道血光。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疏
          就在众人沉醉乐声如痴如梦同时,占衔疏却意外的清醒,拉向南槐梦的手,所以,就在紫冥渊殿殿主一掌击向青霄阁主天灵时,就拉着人快速退出人群,向山下略去。
            啧,真是一出好戏呀,十里红装,血宴送行,能让秋灵运如此布局杀单乐贤,怕是忍了很久吧?不过,左右摇摆,逢源插针,又何必走这条路呢?不过,那名乐师他倒是不曾见过,年纪虽轻,实力不孰,出手决断,倒是一颗好苗子,就是想将众人一网打尽招式,在没有绝对的必杀之力,简直愚蠢的废招呀。哈~
            在心中评论一翻,脚下也没停下,察觉拉着的人没有挣扎似还停留懵懂的状态,也未有本能的挣扎的迹象,倒未有半途丢人的的想法。
          直到又回到那个岔路口,占衔疏将人松了手,又化出青荷撑着,遮挡本未有下雨的天色向人挑了眉,抬手拖着人的下巴抬起靠近。
          “哎呀,要回魂了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0:5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云尘 于 2019-1-10 20:56 编辑

=南槐梦=

放眼帝武界域不忌讳血光阴煞,而于内殿操戈者,也唯有紫冥渊殿。主人为行道,向来不拘手段,这天下怕是终会落入紫冥渊殿掌中。

杀伐骤起,惊呼不绝,红绸染血,更添绝艳。一时如大多数人一样,呆愣当场不知所措。却觉掌心一暖,眼前斩首残肢惨景如走马,恍惚间竟已被占衔疏带出殿外。

心中嗤笑,占衔疏果然不会让长着这张脸的人,死得连狗都不如。然而青荷摇曳,我所面临的杀机,还未消呀。

“怎……怎会如此?”

眼眶微红,失魂落魄地向后倒退几步,背倚上身后古树。眼中除了震惊,却也有着悲伤,甚至愤怒。

“在场有多少无辜之人,不能就这样放着他们不管!”

说完好似彻底回过神来,一握拳,竟向着紫冥渊殿的方向奔了回去。

[发帖际遇]: 云尘在初一放完炮仗以后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武力值+1 点 . 幸运榜 / 衰神榜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疏
               我这么辛苦将你拉出来,怎会让你回去呢?心里道着似关心的话,一手将人抓住劈向后颈打晕。半扶着欲滑落的南槐梦,占衔书握着梗尾的手,柔柔的挑着发丝由上而下抚摸着,慢慢的略过颈间稍顿,一梳到底。
           夏虫不可语冰,是因只生于夏,不知秋冬,自然不能体会万物枯竭之貌,就如他占衔书一样,无感至信至诚。而任清远恰的相反,身怀丹溪剑法,除魔卫道不说,更心纯无暇。
        语冰不夏,热浪尘埋中唯一的绿洲,唯有夏季才会出现,直到季末的最后一场惊雷天雨,覆灭所有,然后到了次年再次出现,如此循环。可在三年前,绿洲就在没有出现过,每当滚滚黄沙落入汪洋的湖水时,过不了多久便会浮现出一具骇人的怪虫冲上岸边,恶臭难当,腥味作呕,逼退无人。
             占衔书抱着人化光来到,放眼所见虫骨累白遍地,但风中除却经久腐朽弥留的味道,但也还受得住。他将人放在地上,自径舀来水浇在青荷叶上,慢慢的等人醒来。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1: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槐梦=

人心不可揣测,相交如履刀锋。摇摇欲坠,见血封喉。虽无过多情绪,却因着铤而走险,心中竟有了逼仄于一线的欢愉。有趣啊,有趣,便是死了,也是有趣。

占衔疏的劈掌如期而至,却并未设防,以免这个满腹心机的人看出端倪。彻底昏迷前,犹是感到了发缕间的温柔,有情,还似无情。

“嗯……”

感到脸颊上的凉意,悠悠转醒,眼前模模糊糊,一时难以视物。以手撑地,掌下黄沙如割,干燥烈风,吹不散周身腐朽死气。

“这?这里是哪里,你为何要带我来此?”

面露吃惊之色,嗓音略微低哑,硬撑着起身几步走到占衔疏面前,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脑中一阵眩晕,几欲站立不稳。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传法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2087 文
谷物
837 石
纹银
226 两
年龄
33 岁
剧目
22 出
魅力值
35 点
武力值
5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荆湖路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占衔书
            无根叶茂,受湖水灌溉渐渐血红,随脉络清晰,自黄沙地蓬勃窜动,又生血莲花包,迎风低垂,娇艳欲滴。占衔书拇指轻抚,唇染珠露,似邪魔渴血,却清淡无奇。
          侧耳听到呻吟,悠悠而醒,随即看着南槐梦,步履蹒跚的向自己走来。他自然没有要去扶人一把的意思,但他还是出手将快压着花的南槐梦震退,不伤又以至人不摔倒,恰到好处。
           “不带你来此,让你再回紫冥渊殿么?那么,你可以走了,在下绝不阻扰。”他们的速度,早就将戏演结束。
         “你回去,也于事无补,或者,比起你要救人的念头,不如听我讲一个故事,怎样?你要不要听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太乙观 执事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铜钱
1662 文
谷物
745 石
纹银
61 两
年龄
31 岁
剧目
17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72 点
声望
0 点

拥有户籍

未结剧目0
 楼主| 云尘 发表于 文兴元年七月二十八日 (秋) 2019-1-10 21: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幕】

=南槐梦=

黄沙白骨,青荷红莲,颜色浓淡交错成一幅世间少有的诡艳奇景,美得让人心生战栗。借占衔疏的袖风稳住身形,心中略有诧异,本以为……

哈,倒是无足轻重的小事。

面上仍恍惚着,闭目稍息了片刻,才睁开眼看向占衔疏,见了几分清明。他所说无差,现在赶回紫冥渊殿,怕只能看见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作心痛至极之态,眉心深锁,半晌后一声长叹,怅然若失道:

“罢了……帝武动乱已久,我早该明白,在这些人身上,哪怕一线仁慈善念都是不可期的。哈,我方才还说,两家联姻,能换得民生安乐,是我错了,错了……”

心灰意冷地就地盘腿而坐,伸臂做了个请的动作,道:

“无论如何,仍是感谢占公子将我带离是非之地,不知是何故事要说与我听?”

一叹风云转成空,情也无踪,仇也无踪。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3-19 07:58 , Processed in 0.359375 second(s), 74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