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入世江汉(邀请注册)
查看: 134|回复: 4

[古风独韵] |伞下铭|——原创

[复制链接]

正七品 亲事官副使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嗜酒如命

铜钱
359 文
谷物
680 石
纹银
12 两
年龄
22 岁
剧目
11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11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拥有户籍皇城出入令大宋 官员【武器】摘星手

未结剧目0
本帖最后由 崔瑶 于 2019-5-14 09:48 编辑

剧目名称:伞下铭
参与人员:江澜清 崔瑶
剧中角色:澄观 玄寒
剧目类型:原创
剧情简介:
【这大概是一个披着BG外皮的BL佛道故事,道士还是小小道士,和尚还是年轻和尚的时候,小小道士跟着师父去少林,认识了和尚,和尚以为这是个小姑娘,而小姑娘喜欢在他念经时趴在的袈裟上睡觉。后来小小道士要回纯阳,临走前问和尚喜不喜欢他,和尚说喜欢。长大后,道士变成了大道长,而年轻和尚变成了大和尚,一个雨天,大道士撑着伞去了少林,两人在山门前相遇,和尚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直到道士把和尚壁咚在了柱子上。】

在心口栽满期冀
恭听庄严佛音
晨钟暮鼓
轻抚过人间朝夕

字句清规戒律
必执守虔诚奉行
阿弥陀佛
双手合十着低吟

今日再闻钟鸣耳边
仍只身却与剑并肩
独立踌躇寺前故人执伞
终是归还

缓缓躬身合掌礼念
目光悠远
像是透过刻痕重叠
瞥见一缕流年


评分

参与人数 1铜钱 +5 谷物 +5 纹银 +2 收起 理由
东方药 + 5 + 5 + 2

查看全部评分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春日酒】【醉南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正七品 亲事官副使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嗜酒如命

铜钱
359 文
谷物
680 石
纹银
12 两
年龄
22 岁
剧目
11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11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拥有户籍皇城出入令大宋 官员【武器】摘星手

未结剧目0
 楼主| 崔瑶 发表于 文兴二年十二月九日 (冬) 2019-5-13 12: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玄寒
  杳杳晨钟,层叠跌宕,回荡少室山中,本是莲华梵音,洗涤尘烟,我闻来却生倦意,只想倒头大睡一场。松柏成林,鸟栖枝头啼早,簌簌山风摇叶动,却吹不走我浓烈舒倦意。
  一清早,师父无情的拎起我后颈,打碎美梦,那满满一盘糖葫芦顷刻间化作泡沫,还不及清醒,便又被催着洗漱、穿衣,随他去甚么“烧林”。
  本想在马车上睡个回笼觉,指不定还能梦见糖葫芦,哪知师父竟要我同他徒步上山!
  行行复行行,拽着师父的衣角,起先还能小跑跟上,蓝白道衣透汗粘连,明显感觉到汗水沿脊骨一路滑落,无论衣背、袖臂、腿上皆是黏糊糊的。
  颤巍巍迈开左腿,右腿却怎么都提不起劲,小脸蛋早被汗水弄花,湿漉漉一片,像只哈巴狗般大口喘气。
  “哈…哈……呼……”
  也不知是何时松开的手,身边寻不见师父,左右抬头一看,只远远见到一抹雪色背影,将将被翠色淹没。
  “师父…师父你走慢些……我跟不上了……”
  急忙忙呼声唤人,生怕被丢在这林子里,连滚带爬的蹦上几节石阶,眼看便要追到,小手虚虚一抓,却落了个空。
  原本便满腹牢骚,委屈至极,如今这么一遭,压抑许久的怨念被一股脑儿抖了出来,索性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再不肯挪半寸。交叉抱胸扭开头,故意不去看师父,蹬腿撒泼,气鼓鼓道:
  “不走了!说什么我都不走了!”
  “糖葫芦也没有…马车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大清早还要走这么远的路……”
  沉浸怨恼之中,无法自拔,自言自语的碎碎念,未听见师父那一句:“已经到了。”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春日酒】【醉南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应天书院 学生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表字 桓远

铜钱
1156 文
谷物
993 石
纹银
77 两
年龄
19 岁
剧目
11 出
魅力值
7 点
武力值
14 点
声望
0 点
◇随侍◇
若飞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拥有房产才墨之薮

未结剧目0
澄观

“达摩在中原始传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后经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等大力弘扬,终于一花五叶,盛开秘苑,使少林成为佛教最大宗门,后人便尊达摩为禅宗初祖,尊少林寺为禅宗祖庭”

[师父在授教追溯少林渊源,光秃秃的脑袋对着他,底下一双努力瞪睁的眼睛还是抵不住困意蹉跎,将闭不闭得硬撑,小鸡啄米似得一点又一点,勉强聚拢的一点思绪便是不可再贪图向师兄偷功,被他连夜使唤干活,缺眠少觉,白日里应付不来,到时再被师父责备,真是不值,不值]

[嘴里念着,忽而脑袋一歪,眼皮重重搭上,身体里的疲乏像一下回到了舒适的床,黏住再分不开,嘴角刚斜出餍足的涎水,一记脑瓜崩将我猛得弹醒,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却先坐直了,心虚怒张的眼睛瞪的浑圆,想要掩盖自己的罪行,却见师父一张淡淡的脸,了然写于眼中,开口却没追究之意]

“起来随我去见客”

[“哦”一声从蒲团上起来,跟在师父后面揉了揉被弹的脑袋,后知后觉的有点疼,稍一分神又见师父走得远了,忙拔开腿追上去,直至到了寺庙门口,见青石阶上站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出尘之姿颇具仙风道骨,认出他道服门派,出于好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突然发现他身后好像也藏了个小娃娃,不敢张扬的脑袋一下子从后面探了出来,待看到那清秀眉眼忽然意识到什么,很快将脑袋收了回来,脸上面皮微微有些发红]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正七品 亲事官副使

武林新丁 无畏牛刀

嗜酒如命

铜钱
359 文
谷物
680 石
纹银
12 两
年龄
22 岁
剧目
11 出
魅力值
25 点
武力值
110 点
声望
0 点
◇户籍◇
京畿路

拥有户籍皇城出入令大宋 官员【武器】摘星手

未结剧目0
玄寒
  我喃喃碎语絮个半晌,渐觉有些口干舌燥,心道师父怎还不来寻…
  莫非真的走了?!
  愈想来,愈发觉得有理,心头陡然生起恐惧,甚至几能预见天黑后,被野兽生拆活剥的场景,思之不由一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立即转身爬起,大叫道:
  “师父等等我——”
  一回头,正正撞在师父身上,冰凉道衣拂面,逼得我跌退几步。
  “哎呦!”
  捂住脑门嗷叫了声,还来不及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抬起脑袋,逆光下,师父清冷目光淡淡扫来,温厚掌心覆上我发顶,动了动唇,似想说些什么,却被一声佛号打断。
  只见师父拂袖转身,我透过空隙,见着位身披袈裟的和尚从山门走出,步下阶梯,身后似还跟了什么,却看不真切,同时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一件事——
  原来已经到了啊…
  师父举步迎上,我紧忙跟在后头,躲在他背影里,小手相握负身后,听他们说着自己也听不懂的话,闲也无事,便左摇晃一下,右摇晃一下。
“玄寒,你过来。”
  师父忽地唤人,我一脸茫然的抬头,被他拉住手腕扯了出来,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强恃三分冷静,盯住那和尚正犹豫是否应当行礼,却见那和尚身后,又走出了个小和尚。
  诶?
  心生好奇,歪头打量那小和尚,耳边却闻见师父低斥,山雨欲来风满楼。
“还不快行礼?”
  “喔…喔噢——晚辈见过…见过……明……明……”
  “空明大师——”
  一番如梦初醒,幸是在师父发怒前,记起了和尚的法号,抱拳作阴阳,俯身与人行了一礼,余光却仍在偷摸摸瞧那小和尚。
  两人似又说了些什么,我却只听进去一句,待得师父道了“去吧”,便似脱笼鸟般朝人跑去,边随他寺内走,边奶里奶气的问道:
  “我叫玄寒,你叫什么?”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春日酒】【醉南柯】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应天书院 学生

江湖小虾 自在逍遥

表字 桓远

铜钱
1156 文
谷物
993 石
纹银
77 两
年龄
19 岁
剧目
11 出
魅力值
7 点
武力值
14 点
声望
0 点
◇随侍◇
若飞

拥有户籍正式会员拥有房产才墨之薮

未结剧目0
澄观

[师父与人寒暄,才知眼前人是他私下常提及的旧友玉权子,不待示意,寻了恰当的时机合掌问礼,被夸几句进退得体,面上也不显矜色,只是被拿来对比时,才偷了眼去瞧玉前辈口中所谓骄纵玩劣,不服管教的弟子,同样对上一张黑白分明的眼睛投望过来,又教自己先露了怯,将目光移开]

[头顶适时一句“多担待照顾”让循声望去,随即谦逊的低头应下,知道他二人要叙旧,便领了人往寺里走,打算四处看看,时值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禀着地主之谊就往桃林走,被问及名姓,想到平日里师兄们的待人处事,便也操着字正腔圆道]

小僧澄观

[说完就没接话的意思了,自小在寺中长大,接触不过就是各类大小和尚,又值学前稚龄,根性不固,每日功课繁冗,甚少有机会与寺外人交流,今日大抵因玉前辈带了徒弟的关系,师父才遣了我同来,只是到底内涩,对方又是个长相漂亮的纯阳宫弟子,搜肠刮肚出的佛家经纶也不足以掩盖那点羞怯,回了对方的话就没好意思再赘了]

[所幸桃林离得不远,绕过宝殿后就栽了几株,花开正艳,可媲群芳,也算寺内一景,将人带到后就往那一站,总算有了接话的由头]

这几株是开得最好的,山后头还有一大片桃林,不少香客都喜欢留连观赏,今日人不多,小….施主可以随便看看

回复 开戏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5-21 05:20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44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